制造企业如何掘金数字经济?树根互联贺东东等为企业转型解惑

(原标题:制造企业如何掘金数字经济?树根互联贺东东等为企业转型解惑)

在数字化转型中,也有企业会感到困惑,投出去的资金看不到即时的收益。

“通过数字化赋能,传统制造业的‘微笑曲线’最底端将向上翘起,同时价值链往品牌、研发两端延伸。”1月15日下午,广州大学副校长、博士生导师孙延明在2021南方智享会主题沙龙上如是说。

本场沙龙聚焦“数字赋能新智造”话题。作为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智慧转型的实践成果,南方智享会是南方产业智库、南方经济智库、南方数媒研究院联合搭建汇聚思想、分享智慧的平台,邀请行业内专家学者、企业代表共聚一堂,共同探索数字经济时代,数字赋能新智造产业路径,为广东制造共谋良策。

当天,南方产业智库正式发布《数字新动能――广东产业转型数字力量》一书。南方产业智库组织精干力量、历时一年,围绕5G、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数据中心等话题展开系列深调研,该书既是对广东数字经济发展一线实践的梳理和思考,也旨在为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提供经验与样本。

此外,南方产业智库还向广州大学副校长、博士生导师孙延明,树根互联联合创始人、CEO贺东东,赛意信息董事长兼CEO张成康,腾讯云智能制造总经理梁定安等四位学者和专家颁发智库聘书。

广东数字经济规模全国第一

当前,数字经济发展已成为推动我国重大战略的关键点,对推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,具有重要的意义。

国家“十四五”规划建议明确提出要加快发展数字经济,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,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产业深度融合,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。

据《广东省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工作方案》提出,广东将通过3年左右的探索实践,把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为全球数字经济发展高地。数字经济发展规模继续领先全国,到2022年,全省数字经济增加值力争突破6万亿元,占GDP比重超过50%。

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党组书记、局长苏少林介绍,广东开放程度高、经济活力强、产业基础好、应用场景多、消费能力强,发展数字经济具有得天独厚的资源和优势。2019年,数字经济增加值达4.9万亿元,占GDP比重达45.5%,规模居全国第一,是名副其实的数字经济大省。

作为通信大省、网络大省,广东除业务规模、网民数、网站数、互联网企业数继续全国领先外,全省5G基站、5G用户规模全国第一,4K用户和产业规模全国第一,工业互联网应用全国领先。

孙延明在专家主题分享中介绍,传统依托劳动力、土地资源等初级要素禀赋发展起来的制造业难以为继,但制造业智能化转型整体处于起步阶段。从粤港澳大湾区来看,从最初级的工业到工业4.0均有分布,数字化程度差异明显。

“智能化首先要自动化,但是很多企业信息化程度并不是很高,比如在河源一家通信企业,经常会遇到各种不同标准类型的产品。同样的问题,华为就会有意识地引导客户实现标准化。”孙延明说。

在他看来,通过数字化赋能,提高生产效率,推动价值链两端的品牌、研发延伸,推动“微笑曲线”的最低端往上翘,传统的“微笑曲线”变成“穹顶曲线”或者“彩虹曲线”。

制造企业如何掘金数字资产?

在企业家主题分享环节,树根互联联合创始人、CEO贺东东介绍,工业从3.0到4.0发生了几个重要变化。

首先是流程驱动变成数字驱动。原来更多是流程信息化,用IT手段支撑主流业务的流程效率;4.0时代推动的数字化,用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技术在每一个单点、每一个决策环节、每一个模型建立数字模型然后不断优化,以数字驱动企业提质增效。

其次是从实物资产转到数字资产。过去比拼的是厂房、设备,或者购买机器人、数控机床等硬件设备,4.0时代更多是数字资产。哪一个企业更早地采集数据、积累数据资产,谁就能够保持领先领先。

再次是企业内部管理转向生态协同。未来的社会化智能时代,社会制造资源会打破企业的围墙,正如疫情对制造业的警醒,反思的是产业链健不健全、应对危机和变革是否灵活,不单是管理好好企业,还要管好整个生态的协同。

顺应这种变化,企业需要新的“数字基座”,而工业互联网平台则是一大突破口。就在1月13日,工信部印发《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行动计划(2021-2023年)》。贺东东认为,工业互联网第二个“三年计划”的重点,是从单个的企业数字化转型朝向产业链、产业集群以及区域集群转型。

在数字化转型中,也有企业会感到困惑,投出去的资金看不到即时的收益。

赛意信息董事长兼CEO张成康注意到,一家传统的袜子企业,5年前花了数百万元投入ERP、智能化的提升,也没有发现产生了特别的价值,反倒是在今年疫情期间,因为找不到工人,原本需要一千名员工的企业,只需要一百名就可以运转,企业这才发现,前期的数字化转型决策是有效的。而在接下来,这家企业还将新建一个无人工厂,只需要二三十名员工就可以管理运营。

“竞争越激烈的行业,数字化更强,利润特别高的反而数据应用会比较落后。”在张成康看来,数字化转型的意愿与企业的体量并无必然联系。

张成康认为,目前很多企业面临想数字化又找不到可以发挥价值的地方。“数字化资源有很多形式,比如人工智能以图像、声音等形式,渗透到每一个产业链中,传统企业的每一个角落都会产生无数新的产业组合和新的场景。围绕着场景这一端能够让数字化产生真正的价值。”

没有制造工厂的腾讯,也在加快产业互联网步伐,助力企业数字化转型。腾讯云智能制造总经理梁定安介绍,江苏省张家港有大量的化工产业集聚,也面临着安全生产的难题,由于这些化学源材料有强腐蚀性、易燃易爆,运输过程中货柜车的规划路线、停放位置等都有严格要求,腾讯云帮助张家港构建了传感器,通过视觉、地图、调度规划,帮助合作伙伴做智能解决方案的集成。

“企业做数字化转型会挑一个成本最低、见效最快的,我认为移动化会有一个立竿见影的效果,工业APP应用也将有一个雨后春笋的爆发。”梁定安说,相比改造一家制造业相对落后的产线,企业最大的痛点可能是订单不足,如何更好地帮助管理销售商、获取更多收入,企业也将接受这样的数字化粘性,迈出转型第一步。

(作者:李振 编辑:李博)

没有回应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